容长悦

这儿颜杳,请多指教

【宋词百首】目录汇总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又是半叶的搞事现场——


完结撒花!半个月的时间,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词牌名联文终于是结束啦,辛苦这一次来参加联文的各位太太!由于联文临近开学,也有一些太太来不及参加的,也说一声谢谢啦w


和以前一样都会有个目录归档汇总,辛苦 @莳静.AgNo³ 和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的整理和帮忙呀——


——————————————————————————


【南歌子/喻黄】黄沙玉柳 by: @星娥娇 


【阳关曲/双花】桃花落阳关 by: @星娥娇 


【忆少年/楚苏】杀死爱情 by: @Miss.Water 


【浪淘沙/黄喻】Almost lover by: @Miss.Water 


【莺啼序/韩周】人乍还 by: @莺初啼 


【苍梧谣/双花】溪山梦 by: @风是隔岸花 


【梦横塘/双叶】原谅我不懂你的悲伤 by:  @鹤川游夏 


 
【踏云行/喻黄】黄侠客游记 by: @"  知向洛染柒山雪。 


 


【兰陵王/邱叶】柳 by: @白邬骋w 


 


【西江月/叶蓝】人间几度秋凉 by: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浣溪沙/双花】当时只道是寻常(上) by: @冰糖橙 


【青玉案/韩伞】背后 by: @墨惜语 


 


【闲中好/伞修】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by: @大遗圣音 


 


【虞美人/双花】霸王别姬 by: @墨惜语 


 


【花犯/双花】花犯 by: @酥叽汪。 


 


【羽仙歌/伞修】正当少年时 by: @清岚-抽不到青行灯不改名 


【鹊桥仙/韩张】最简单的爱情 by: @祁生 


 


【画堂春/周叶】堂前燕 by: @🍃护城河Val🔫 


 


【双双燕/周喻】天光 by: @芥子纳须弥 


 


【玉京秋/周江】渡我入秋来 by: @鹤舞天沨 


 


【点降唇/楚苏】点降唇 by: @_莫妄_ 


 


【飞雪满群山/喻黄】飞雪满群山(上) by: @_莫妄_ 


 


【高阳台/邱非.叶修】高阳台 by: @醉别西楼 


 


【解连环/叶蓝】解连环 by: @王氏清墨 


 


【归国谣/杜柔】故园无此声 by: @🍃护城河Val🔫 


 


【诉衷情/方王】日暮回家[图,流量党慎] by: @白团子 


 


【丑奴儿/伞修】不负青山约 by: @烟火人间 


 


【菩萨蛮/张楚】人人都说江南好 by: @棠棣_繁花落尽子规啼 


 


【城头月/喻黄】城头月 by: @秣僚 


 


【苏幕遮/伞修橙】好梦留人睡 by: @棠棣_繁花落尽子规啼 


 


【瑞鹤仙/林方】陋梦 by: @lucidly candy 


 


【九张机/叶蓝】荔枝散尽复拾来(1) by: @一只好鸟 


 


【满庭芳/喻黄】仗剑行 by: @凛渊 


 


【醉太平/韩张】斜阳暮寒断春残 by: @魏安斜教的小姑凉 


 


【渔家傲/韩张】长舟浪破蓬丘路 by: @新茶客人 


 


【阮郎归/喻黄】难渡 by: @风应有语 


 


【鹧鸪天/修伞】半死桐 by: @冰雪雨夜 


 


【扁舟寻旧约/王喻】忆旧游 by: @长安常玦 


 


【少年游/双鬼】并刀如水 by: @君瞳 


 


【水调歌头/喻黄】幸得相逢 by: @烟火人间 


 


【金缕曲/楚苏】金缕曲 by: @甘棠 


 


【水龙吟/喻黄】水龙吟(上) by: @沧冷。 


 


【谪仙怨/双花】 by: @程域 


 


【云淡秋空/周黄】柳梢青 by: @君瞳 


 


【红杏泄春光/喻黄】不负河山不负卿 by: @"  知向洛染柒山雪。 


 


【满江红/伞修】凶 by: @莳静.AgNo³ 


 


【花非花/伞修】花火 by: @芥子纳须弥 


 


【喝火令/双花】饮火思源(上) by: @之丧。 


友情附赠下篇(「・ω・)「:饮火思源(下)


 


【东风第一枝/喻黄】东风第一枝(上) by: @是声 


 


【霜天晓角/双鬼】 by: @容长悦 


 


【云抄令/叶蓝】君心似明月(上) by: @白紫色 


 


【步虚词/张安】神的声音 by: @叩笙令 


 


【六幺令/喻黄】远在北方孤独的鬼 by: @狐三大人.     壬迩亡梓 


 


【子夜歌/韩张】吾与谁归 by: @南归为珺 


 


【蝶恋花/双鬼】红莲 by: @洛薰__淡圈的咸鱼 


 


【如梦令/伞修】少年时 by: @微笑之溪 


 


【晴色入青山/翔橙】行歌 by :@唐菓 


 


【乌江啼/江周】昀梦 by :@凛渊 


 


【潇湘逢故人慢/韩张】非故 by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江城子/修伞】岁月缝花 by :@霜落蒹葭 


 


【不如归去/修伞】半阙流年(长图流量党慎) by: @江湖酒 


 


【扬州慢/谦喻】梦扬州 by: @音殇七城 


 


【八声甘州/叶橙】故城杏花雨 by :@鸢尾开时 


 


【如此江山/修伞】半阙流年 by :@江湖酒 


 


【琵琶仙/张楚】 by :@容长悦 


 


【卜算子/伞修】 by: @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个神经病 


 


【清平乐/江周】 by: @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个神经病 


【雨霖铃/韩张】秋雨 by :@冰雪雨夜 


 


【荷叶杯/伞修】记一次梦会男神 by :@大遗圣音 


 


【杏花雨/韩戴】 by :@暮雨晨风 


 


【昼夜乐/叶黄】翻个牌呗 by :@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西湖月/伞修韩叶】凤凰花开 by: @祈晟祈晟 


 


【天仙子/伞修】如仙 by: @狐的微语 


 


【芳心苦/双花】你在便是归处 by :@狐的微语 


 


【应天长/叶王】百焰 by: @秣僚 


 


【玉蝴蝶/叶橙】玉蝴蝶 by :@复制猫 


 


【定风波/王乔】煮酒(上) by :@疏篱 


 


【御街行/】御街行 by: @今阳 


 


【临江仙/魏琛】临江仙 by: @i梨花卷 


 


【漏更子/谦喻】雪,雨,轮回。by :@白邬骋w 


 


【凤凰台上忆吹箫/喻黄】折柳 by :@方糖块儿 


 


———图———


 


【烛影摇红/周叶】(图)by: @彡彡 


【千秋岁/伞修】(图) by: @日常吸苏的千秋碎 


——————————————————————————


之后依然会有不定时掉落的长评……吧。


目录中没有补档的请尽快补档,超链接出现故障的也要及时通知半叶。


最后再一次感谢参加了词牌名联文的大家!!!!!


【小声】如果对后续的联文还有兴趣的,可以加入我们的联文企划群——564445062还有很多企划在招人呢w

【宋词百首之霜天晓角/双鬼·上】


皇上又一次颁发赦令:各府州狱内在押罪犯,凡罪不至死者,若自愿往修千佛寺,赦!

 

千佛寺不是什么寺名,天子有意以虔心换得菩萨下降讲佛,特在各地新建寺庙,欲凑得千佛之数,就连长安城中,一夜之间也多了数所寺院。

 

虽则皇上一昧尊崇佛教,上行下效,眼见着城里城外大大小小的道观里,香油钱一天天变少,然而他终究是自认和太上李老君有些亲戚干系,所以一般的观里尚且还养得起闲人——两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顶一个洒扫的小厮了,可见他俩也闲不到哪儿去。

 

饶是如此,老道士一招手:来,我看你们扫完地还有功夫去后山胡闹,寻思寻思,要不再学点什么吧!

 

李轩现在看着一脸憨厚老实,其实内里鬼精,他打小便这样——眼珠子骨碌一转,他说:“老师傅,我要学抓鬼,和你一样当道士!”

 

他跟着老道士去过一户人家,进了朱漆的大门,迈过一道道门槛,李轩低着头只顾盯地下花纹繁复的砖,毕竟是坊市里混大的孩子,他很知道什么人才能用得起这样的地砖。难得的是主人还客气的不行,招呼下人奉茶打扇,婢子喊一声法官他都要骂,叫改口叫“老神仙”!他原是让老道士用一个烧饼哄来拿手铃的,连李轩这个名字都是现起的,这时候也有人殷殷勤勤上前来问:“小师傅,可要吃点心?”话里话外变着法子问他可是老神仙新收的徒儿,要知道他从前来去皆是一人。

 

而据李轩看,所谓极劳心神的作法也并不费事,无非是烧几张符纸,再神叨叨地念卷《北斗》、《三官》,然后主人家奉上香资,千恩万谢送出门去,又风光又清闲。

 

因此他暗笑了吴羽策半月,咱两一般来历,好好的不来当我师弟,非得风里雨里的学功夫,这不,小半个月了,连个马步都不晓得怎么扎,天天窝在后院劈柴,怕是明年过冬的柴都够用了!

 

李轩不晓得自己的父母、年甲,亲戚故旧等一概不知,打从记事起就游荡在长安城中,幕天席地,落雨了就找个屋檐避一避,靠街道上好心小贩和念佛老妪的接济饮食穿衣,想尝个鲜时不拘哪个城隍庙里,笼了果子就跑,偶尔被有钱的主儿当成乞丐扔几个铜子,他也不恼,笑嘻嘻地给作个揖,转头却弯下腰给放在真正行乞的人的破碗里。上不敬佛祖玉皇,下不羡显贵富贾,自在风流如神仙一般的好日子,直到他被老道士用一个烧饼哄去。

 

可巧那日肚里半天没有进账,对方又是那样一个胡子花白笑容可掬的老人家,虽说哄人的功夫不到家——连个小徒弟都没得,估计是个四方云游没积蓄的,竟还有人请,算了,全当惜老,跟他去罢!

 

哪像老道士原是有观宇的,于是又稀里糊涂跟了回去,扫地洒水供奉三清,一点儿不自由,还隔三差五被念叨不长进。然而就怪在这里,他没有分毫想走的意思,又没人拦他,大可趁天黑卷了东西就跑,或者白日里当着老道士的面大摇大摆走出去,气他一气。可李轩不愿这样,连想法都只是一闪而过,末了怕自己再犯,还下狠手拍了自个儿几下。不仅他是如此,总冷着脸、看着比他还小点儿的吴羽策亦然,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他们就该留在这里似的。

 

李轩不信世上有鬼。

 

他见过高鼻深眼的西域人,不远万里来到长安城,在地上画一个白粉圈儿就开始变戏法:一张嘴便吐出几尺高的火焰,光着脚踩在亮晃晃的刀尖上,从插羽毛的奇形怪状的帽子里飞出鸽子,手在虚空处一拢便是一大捧花······李轩人聪明,又会讲话,专能和三教九流打交道,不几天和那些西域人混熟,对戏法里的机关懂的七七八八,一下子更坚定了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信念,越发不念天地、不敬鬼神了。在老道士这儿念了半个月经卷,他清闲得心里直发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因为——

 

老道士真的要教他捉鬼。

 

“天地阴阳,飞禽走兽人鬼仙,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能说成都没有吗?”老道士捻须微笑,“鬼善能变化,有时候他们自己也不晓得活的好好的怎么就成了鬼,所以从形貌上,有与人一般无二的,还有么······你自己看吧!”老道士领着李轩走进后山的一座石塔里,在他眼上一抚,李轩慢慢挣开眼,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东西,“嗷”地一声晕了过去。

 

李轩刚刚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山上的竹林里,一边的老道士端着不知哪找到的茶盅子摇头晃脑,嫌弃之意不加掩饰:“本来看着你和那小子一趟趟往后山跑,半点事没有,以为你是个有根骨的,谁知道弱成这样!出去别说是我徒弟,丢人!”

 

李轩没心情跟老道士辩驳说我连你的名号都不知道,上哪儿丢谁的人去,况且谁知道你第一次见鬼时是什么德性呢?指不定比我还怂!他憋了满肚子话,最后只可怜巴巴地问:“那您能顺便把吴羽策也收了吗?万一就是我两一块上山,互相之间有个照应才没白日撞鬼呢?”再说,他想,趁早找个搭档也好啊,别跟您似的,一大把年纪后继无人了才跑到街上拉人。

 

“呵,想得倒美!把旁的心收一收,每天往塔里打坐去,呆上两个时辰。鬼嘛,多见见就不怕了,我再陪你两天,以后就自己去吧!吴羽策跟我练武,他比你小,本来就是你师弟,分那么请干嘛?你记着,你和吴羽策是一体的,他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他好过你就好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个儿好好掂量去!”

 

后来,在吴羽策考中武状元时,李轩第一次感到“与有荣焉”是什么滋味,老道士的话破天荒的头一遭应验,他激动地想回观里给供着的三清上柱香、磕个头,却在镇着石塔的山里迷了路,怎么也找不到那座小小的道观。他心下明白,自己和吴羽策同老道士的缘分也该尽了,只是满腔喜悦没人分享,着实有些憋闷。那时他大概忘了老道士紧接着还说:“世间百味,到底还是涩苦多些。”

 

且说当下,李轩完全没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躺在房里装病耍赖,只求能迟几天去后山。吴羽策来看他,李轩本想大吹一通他在后山的英勇事迹,力争给小师弟留下个好印象,转念间又想到老道士或许什么都跟吴羽策说了,还是装可怜卖卖惨吧,吴羽策做饭的手艺好得很,万一他觉得心疼听不下去,给自己加几个菜也好啊!

 

他忙抓着吴羽策的手诉苦:“阿策呐,还是你会见机,练武虽说苦了点累了点,到底实在啊!小爷活了十几年,从不信这世上还有因果报应,现在不得不信了。你说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现在要学抓鬼!再往山里走一半,我怕不是要把命交代在那儿,可吓死我了!”

 

“你怕鬼?”吴羽策突然开口问道,但他显然没想听李轩的答复,“我怕蛇,”吴羽策继续说,“被捡回来之前我应该被毒蛇咬过,反正以前的事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一条红莹莹的蛇盘在一堆木柴上,我往过走,准备生火做饭,然后被咬了一口,再醒来时就已经在观里了。”

 

听到这儿,李轩有些唏嘘,怪不得这孩子平日里只做活不说话,犟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敢情是被毒蛇咬得半傻了,再看向吴羽策的时候不由多了怜惜。要给吴羽策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怕不得把进来学过的招式都在他身上试一遍。

 

“师傅看出来我怕蛇,他跟我讲练武的人大多都有一个江湖梦,虽然我可能并不想出这座道观。行走江湖,少不得跟人打架,动起手来无人能敌,却被条蛇吓破了胆子,多说不过去!还不如趁现在练练胆,以后也能少点事。所以我现在就不怕蛇了。”

 

吴羽策难得说这么多话,李轩听得入了迷,他问,“那你是怎么才不怕的啊?”

 

云秀生贺23H丨王楚丨星辉斑斓

楚云秀一直坚定不移的相信王杰希是和她老家巷口的半仙一样的人物。

据说半仙已经奔九十了,仙风道骨,白须飘飘,养了一院子猫,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不许人动,怕吓着他的猫儿们,有名贵的品种,普通的中华田园猫倒也不少。半仙精通周易,摸骨相面无一不会,半个巷子的孩子都是他起的名儿。平日里总喜欢抱只猫儿眯着眼睛晒太阳,一副人生圆满、即将飞升的样子。

“王杰希是够圆满了,”楚云秀觉得,“两冠在手,也该歇歇了,别每场都上,多累啊!不过,这人天生异象,说不定就是天赋异禀、不知困倦呢?”

作为一个沐浴在社会主义光芒下的女电竞选手,楚云秀牢记八荣八耻,以科学发展为第一生产力,对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作为一个在老家长大,从小就跟在半仙后头喂猫的姑娘来说,她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迷信的,虽然这么多年她最常听半仙说的那句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反正跟着王杰希走,不会有错!

“这就是一开始你对我好奇的理由?”看着自家脑回路清奇的女朋友,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觉得自己的眼睛变得对称了。

“你都会背《周易》!”楚云秀义正词严,“我跟在半仙后头喂了那么多年猫,耳濡目染的,才只记住了第一句,‘天尊地卑,乾坤定矣’!”

你耳濡目染的,分明是怎样撸猫好吗!王杰希心里的小人大声喊道。不过当务之急显然是解释清《周易》的事,不然王杰希真怕楚云秀会从哪儿摸出枚铜钱,让他给起一卦。“云秀你听我说,这都是误会!我高中的时候有次压中了月考数学卷子的最后一道大题,当时的同桌不知道哪抽了,当着全班面喊我王大仙,把一偶然事件吹的神乎其神,我庆幸了这么多年,还好自个儿不姓胡。”

“关你姓不姓胡什么事儿?胡大仙?”楚云秀反应上来,“哦你个小妖精还是有些神通的,然后呢小妖精?”

“乖,别闹。”今天是女朋友的生日一定要保持微笑哦!“然后他非要我学《易经》,第二天就跑去买了本《周易》,说要我增加专业素养,争取期末考试前把全科卷子的答案算出来,每天早读逼着我读,就这样念了半个学期,肯定能背得过啊——我背《岳阳楼记》都没这么认真!”

“后来呢?你算出来卷子了吗?你同桌考了多少分?”

“记不清了,反正不及格。”

“怎么能!”

“差一周就考试的时候我跟微草签了合同,不去学校了。他天天早上听我读《周易》,灌了满脑子这卦那卦,把公式方程都忘光了,后来满世界念叨封建迷信害人!”

可真是······猝不及防!“这发展不对呀!”楚云秀不开心,“我不要听,剧情走向难道不该是你倾慕他已久,帮他渡劫以致法力大失,所以才没有算出来卷子,他不知道这回事所以开始疏远你,后来机缘巧合下他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并祈求你的原谅,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最后两人一起飞升!”

“我同桌······是男的啊。”王杰希很无奈,他决定不告诉楚云秀后来自己这个同桌由《周易》而喜欢上了《黄帝内经》,一直以来沉迷数学的他大学跑去学了中医,现在已经是一个名医的关门弟子,前途光明,每逢传统节假日就在qq上给自己发红包,拦都拦不住。

“我不管,反正后头你签约微草就是不对!”

“难道要我和他一起签约微草,然后两人携手垄断冠军称霸联盟?”

“王爸爸脸呢?你刚是被叶修上身了吗?”

“呃······”王杰希难得的沉默了。

“说起来,你真的不会点算命、看相、中医养生保健什么的吗?自从听了你的话,每天按时8点吃早餐12点半吃午餐,我胃有一个多月没疼过了,看在今天我生日的份上,给露一手呗!”

“那我应该也告诉过你,晚上别吃太多零食,别藏——我看见你手里的芒果干了!”

楚云秀索性大大方方地拿出来,往王杰希嘴里塞了一片,“白天跟他们闹了一天,也没怎么吃东西,好不容易到晚上了能安生会儿。对了,叶修!咱们来拆礼物吧,你猜他会送什么?我觉得八成是沐沐买的,肯定是超可爱的小东西。”

就算知道说的是礼物,叶修和可爱,也太惊悚了吧!

“嗯······我倒觉得,”王杰希沉吟,“可能是酸奶油蘑菇薯片。”

好吧他猜对了,楚云秀满怀崇敬之情地又塞给他一条薯片,酸奶油蘑菇薯片是很长的一条,其味道让他想起前不久陪小侄女看的视频中的怪味豆,难以形容。然而楚云秀向来有勇气尝试这些奇奇怪怪的零食,喜欢吃了正好,不喜欢的话,反正还有他嘛。

“杰希,有没有人说过,你眼里有万千星辰!”

“好了好了,左眼一万右眼一千,我都知道的。”

楚云秀扑哧一声笑出来,“哪有,大小眼很棒啊!全联盟独此一份呢,我喜欢的人就这么独特!说起来,我大老远跑到微草,你不趁夏休期带我往什么故宫北海溜溜,咱两就窝在房间打荣耀?也不见你让让我,魔术师打法可真——又一次体验了刚出道时的噩梦!算了,你要是真让我,我心里得不痛快了。”

“我只问你舍得离开空调吗?”微草好爸爸很居家,一边淡定的回答楚云秀的问题,一边整理楚云秀扔了一地的礼物包装盒。“他们8月份有荷花展,正是人多的时候,那天气你再捂着,怕不得中暑?”

“你这个狠心的人,非要逼我做出选择吗?啊——北海,其实不是海,没有浪花喧哗,没有潮水澎湃,静静的,静静的,就像一幅珍藏的古字画!”

“不错啊云秀,还会作诗了,女朋友太厉害,我得赶紧报个美术班去!”王杰希夸起自家女朋友那叫一个不遗余力,“语言优美,还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生动形象,语言质朴,朗朗上口!”

“单听后边几句还真以为你当时好好学语文了,这是一诗人还是作家写的,题目就叫《北海公园》,不过你有一点没说错,确实是语言质朴朗朗上口,忒白话了,我看第一遍就记住了,当然只记住了这两句。”

“啊?”王杰希也不脸红,“还是你记性好,我就记得九龙壁,还有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大概是歌有点魔性,正说着还唱上了。

“咱们逛北海去吧!就现在,我想划船!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讲真诗人的人品不敢苟同,但这两句自打学了就再没忘过,你不知道”楚云秀打了个呵欠,半句话扔在那儿,自己也忘了要说什么,于是楚云秀到底没有告诉王杰希他不知道什么,但这不重要,反正王杰希知道那句诗是怎么记下来的。

玩荣耀的姑娘们似乎都很喜欢诗词,苏沐橙尤甚,受她影响,楚云秀也特别喜欢一些句子,比如“凤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从她知道万千星辰这个梗后又多了句“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这个姑娘甫一出道便接过队长的重担,用柔弱的肩膀撑起烟雨,联盟中唯一一位女当家的心,他或许会懂,王杰希眼神温柔,战队的事情帮不上太多,那么今后,你的生活,便有我的一半在里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云秀!”他喊,“十一点了,该睡了。”

你侬我侬,忒煞情浓。却也,只予你一人。

【韩楚·只道情深】

#BE#

#应该是吧#

#刚考完试有点烦躁#

#等出成绩就见不到我了#

#ooc慎入#

#欢迎捉虫#

 

 

 

“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荐凤台上,帝女花带泪上香,愿丧生回谢爹娘。”

 

 

满座唏嘘,少顷,终于有人反应上来,“老板娘,然后呢?”

 

 

“什么然后?这就完了!”楚云秀似是有些不耐烦。

 

 

“那前朝公主就这么死了?老板娘你不是说朝中尚有忠臣保着幼主另立朝廷么,他不想着姐姐?”

 

 

“你真唠叨,小南朝的皇帝连自己都护不住,哪有空给别人收尸去!提这问题的你刚才在听吗?都说了敌军攻破都城,老皇上自杀了小皇上跑了,哪来那么多话!”

 

 

“小南朝就没有一点故事可讲了么?老板娘啊不楚掌柜,您倒是讲呀,小二、小二——来来来,把你们凤城居的招牌菜再上一份!”

 

 

“说了不讲就不讲!”楚云秀好像真的不大欢喜,“再上十份也不讲了!眼见着霸图就要南下攻打烟雨,你们一个个大男人不报名参军,倒有闲心在这儿听亡国的故事!”

 

 

凤城居是烟雨与霸图交界处那座小城里最好的酒楼,刚开了不过半月。当家的是位不知名姓的女子,她不许人叫她老板娘——老板都不见踪影,瞎叫什么老板娘!女子就不能当家作主了么?叫楚掌柜!然而总是有客不知道或是忘了规矩。

 

 

凤城居之所以生意兴隆,除了菜品精致、常有新鲜花样,同这位会讲故事的楚掌柜也有很大关系。开业七天,一切整顿后她就开始给食客们讲故事,时辰不定,日日无阻。如今,许多人竟是冲着她说的这出帝女花才来的凤城居,又是七日,帝女花总算是说完了。

 

 

底下还有人意犹未尽,“楚掌柜,你是不是说漏了什么,驸马结果如何,也随公主赴死了么?”

 

 

“不知道。”

 

 

问话人有些讪讪的,终于又有人问出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那,明儿讲什么呐?”

 

 

楚云秀还来不及说上句不讲了,角落里一个戴斗笠的就站起来替她回答:“《桃花扇》”。

 

 

“好,好!”被人抢了话,楚云秀不怒反笑,不过离得近的人总觉着楚掌柜好像是哭了,眼里亮亮得漾着水光。“别人都散了,你留下,听我好好说道说道这《桃花扇》!嗯?韩文清。”最后那三个字轻的连楚云秀自己都要疑心是否曾从她嘴里说出来,不过没关系,本来也没想叫谁听见。

 

 

凤城居地方不大,一会功夫人就散干净了,只剩下楚云秀和韩文清两人坐在大堂。

 

 

“跟我回霸图。”摘下斗笠的韩文清语气强硬。

 

 

“呦!霸图的韩帅居然跑到烟雨境内,还公然招揽这边的主帅,你别是忘了自家还有个叫白言飞的小将吧,我劝您戴上斗笠,省得出了这门就再也回不去了!”楚云秀回以嘲讽。

 

 

“非要这样?烟雨积弱已久,现在又军心不稳,你敢说你做得了主?何必死守着它折腾自己!”

 

 

“好,好!我苦心经营的烟雨积弱已久,霸图是强,可至少现在,我们尚有力一战!韩文清,你休看轻了人!”

 

 

“云秀,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有能耐有野心逐鹿的几家里就属烟雨底子薄,还同以前一样固执啊。”韩文清像是想起什么,“从前给你讲《帝女花》,你总觉得长平不会死,就算国亡了,也不该是一群草莽之人破的都城;后来说《桃花扇》,这才熄了让他们复国的心,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可见你也明白,不从内里先朽,唉,烟雨是你一手带起来的!白骨青灰长艾萧,桃花扇底送南朝,故事的结局你早就知道了不是?若不想跟我走,你又何苦开这家凤城居呢?云秀,我只要一个答案。”

 

 

“我不会跟你走。”楚云秀闭上眼睛。

 

 

“我开这凤城居和你的到来一样,都是场自欺。霸图击溃一家独大的嘉世军,这是你的荣耀;烟雨从无名小卒到占据一方,这是我的荣耀。普天之下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帅,我总得担得起这一声‘楚帅’!纵这还有人觉得我做的不够,是我拖累了烟雨。霸图要往南边扩张,烟雨是避不开的,下一步该是雷霆?我不怪你,只是早知今日兵戎相见,当初何必相识一场?所以他们说我感情用事也是有道理的么!”

 

 

楚云秀伸手拽过只酒壶,灌了一口后继续说,像是要把此生的话都说尽,反正像这样和敌方主帅私下相见,有一次就够了。

 

 

“从前缠着你讲故事,你说故事都有结局,无论如何终有一别,而今你我的名字也常在那些个话本里出现,我们竟也成故事里的人了!出城朝北投大路回霸图去,两军对垒时再见罢。”楚云秀倦了,靠在椅背上挥挥手。

 

 

门关上了,原来韩文清走路是没有声音的,楚云秀只听见雕花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恍惚间,还有声“好”。

 

 

故事都有结局,无论如何终须一别,勿言情深——任是有情亦须别。

【张楚·墨水与水与蝙蝠】下

#墨水与水见上篇#

# 只有蝙蝠和狗粮#

#到x市做交换生的高中生楚云秀#

#近一个月前的文所以别纠结季节天气什么的#

#文首吐槽部分可忽略#

#毕竟后来又有篇两史中的老少情#

#党史和国史#

#不建议大家去搜负子蟾的图片#

#ooc慎入#

#欢迎捉虫#

 

“泱泱华夏,自古以来就是世人心中的礼仪之邦,礼让更是我们的传统美德,‘车让人’······”苏沐橙瞟了眼楚云秀的作文纸,“秀秀你画风不对呀!”

 

“你同桌快死了,速速帮我多诌几句!”

 

“嘁,谁让你拖了三天这会才写,还有半小时下自习,800字不多,你加油!”

 

“呀!苏沐橙你冷血、你无情、你······”

 

“乖别无理取闹,张新杰还在后面坐着,注意形象!”这句话果然有效,楚云秀以手撑头,生无可恋的继续编她的作文。

 

好容易赶在下课前交了作文,照例又到了下楼散步的时间。自从楚云秀把张新杰的墨水泼到李轩身上,她就再不提看星空的事。“走吧走吧,去那边的人工湖吧!”

 

“我跟你讲,这作文无聊至极,我想念我的省略号波折号对话体小标题前言后记,老师居然一个都不准用,简直丧心病狂!”楚云秀怨念极深,叨叨叨叨的说个不停。

 

“我觉得,”张新杰看向楚云秀,“总把事情拖到最后一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该改改这个坏毛病了。”

 

“迟了!我的拖延症早都发展成懒癌晚期——没法治了!”

 

“哎,你呀!”张新杰没忍住,笑出声来,“又一惊一乍的干什么?”感受到了那只突然抓住自己衣袖的手,他心里一阵一阵的开心。

 

楚云秀兀自念叨着“x市地方邪、x市地方邪!”丝毫没有注意到张新杰已经握住她的手,此时,两人正牵着手站在湖岸边的石头上,“怎么了?”

 

“大晚上的好多燕子在那儿飞!这都几点了,你看你看,好几只呢!”

 

“那是蝙蝠啊云秀,你可是南方长大的姑娘,这还不认识吗?”

 

“一本正经的冷笑话,可是一点不好笑!学校人这么多,你跟我讲有蝙蝠?”

 

“鸟类,除猫头鹰等个别鸟之外,多数都是夜盲,燕子晚上的视距也就几十公分,我很确定那是蝙蝠,我觉得你应该对我的生物方面有信心。”张新杰叹了口气,对自家喜欢自欺欺人的女朋友感到十分无奈。

 

楚云秀才不要相信从她身边掠过的“鸟儿”竟是蝙蝠!她这人素有女王之名,就是因为她一向无所畏惧。还没到x市时,一次苏沐橙买了本杂志,其中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负子蟾,并附上高清全彩图片,于是乎成功吓倒了一片人,只有她一边喝着水,一边面不改色的点评:“嗯,挺好玩的!”区区蝙蝠,能吓到她可真鬼了去了。只有苏沐橙知道她是真怂假威武,再吓人的图片也吓不到楚云秀,可要是活物,一只老鼠她都虚,更遑论蝙蝠了。

 

显然张新杰也发现了这一事实,“跑什么?”

 

“傻子才不跑呢!一群蝙蝠,你还站那儿干嘛?”

 

就你一个小傻子跑了啊!当然,这话张新杰是不会说出来的。“连蝙蝠是靠声波定位的都忘了吧!它们又撞不上你,不过,怎么又站那不动了?”

 

“因为我想看蝙蝠,”楚云秀的声音又兴奋起来,“远看还是挺可爱的!要不,你给我抓一只吧!”

 

张新杰心说你还是饶了我吧,这会倒不怕蝙蝠会咬人,真是!

 

像是看懂了他在想什么,楚云秀朝张新杰喊:“反正学校对面有两家医院呐!万一你被咬了后变成蝙蝠侠了呢?超帅气的啊!不过这儿是不是有什么魔法阵?嗯一群受诅咒的蝙蝠,以山羊的蹄子发誓······不然为什么就这湖边蝙蝠最多?搞的我都不敢往近处去。”

 

算了,张新杰望着脑洞大开的楚云秀,平时挺成熟懂事,怎么对上他就变得幼稚起来呢?这种长不大的样子,也蛮好!他笑起来,“云秀,真那么想看蝙蝠?刚刚趁你不注意,我已悄悄布下阵法,咱们往操场去吧。”

 

难得的,操场门大开着,张新杰牵着楚云秀走到草坪上,他坐下来,而楚云秀躺着——头枕在他腿上,楚云秀半眯着眼,她听见张新杰在唱歌,声音意料之中的好听,不,是比意料的还好听。头顶果然盘旋着几只蝙蝠,只在空中兜圈子,并不往下飞,间或传来一声鸣叫。

 

真好!楚云秀以为她可以在这儿躺一辈子。

 

不过两三分钟——没有打上课铃,蝙蝠也没有飞下来,他们就匆匆赶回教室。

 

无他,这儿的蚊子真多啊!

 


喵喵喵,喵喵喵,
我是忧郁的小猫猫,
荣耀大陆上满街跑,
一边然,一边叫,
今天的BOSS我收了,
七个BOSS召唤君莫笑~
嘿!

以上(文、图)均来自某位不愿提供姓名的二然同学。

要考试了,连我都在自习写物理题了,然后这位@同桌,成功给我洗脑,你可以想象我对喵喵喵产生了多大的恐惧!

《就是辣个姑娘!》云秀生贺24H联文企划

^O^

万俟溱蓦丶祭酒待君歸: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最爱看狗血电视剧。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属于荣耀的一份子。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在战斗和生活中都如此柔和却又不失韧性。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她是前十赛季中唯一一名女当家。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有一个特殊的数字7。


是否能够和我一起大声的说出她的名字——


楚云秀。


 


2017年8月3日,是这位姑娘的十七岁生日。


由云秀24h小组发起,对各位太太们发出邀请,进行的欢乐向的云秀生贺小活动!


希望热爱云秀的你们也能加入


我们的唯一要求是HEHEHE!


对于cp我们没有性向要求!因为是生贺投喂活动,所以希望尽量不重三【重复不超过三个】!


活动群号:343795083【加群请备注哦!】


 




0:00云秀中心 @铭薇是小怂包 


1:00


2:00


3:00【她说会是冷cp,期待一下下?】 @花果咬破 


4:00


5:00


6:00


7:00翔楚 @今生已到不了科尔多瓦 


8:00


9:00


10:00


11:00周楚 @IVY天天天天天天 


12:00


13:00孙楚 @万俟溱蓦丶祭酒待君歸 


14:00郑秀 @晨光初露


15:00


16:00楚苏 @Miss.Water 


17:00风楚 @六晔 


18:00叶楚 @萧白鹭 


19:00喻楚 @西灏。 


20:00韩楚 @咸到发苦非鳄鱼 


21:00风楚@诺尼


22:00喻楚 @兮木有枝 


23:00王楚 @容长悦 


 



【张楚·墨水与水与蝙蝠】上

#假装这是一篇张楚#

#嗯本来就是张楚#

#蝙蝠篇大概就不用假装了#

#只有墨水与水没有蝙蝠#

#学生食堂同系列文#

#不看前文不影响食用#

#ooc慎入#

#欢迎捉虫#

 

 

 

楚云秀冬天里就知道自己下学期要来x市,因此很是关心了一番x市的天气:一周七天,大约有五天都是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十大城市之一。那时她每天告诉自己:要是连x市的雾霾都能挺过去,成仙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就算冲着x市的美食,这个交换生也当定了!后来,她索性不再看那些个污染指数的排名。

 

 

真到x市时已是夏天,楚云秀惊恐的拉着苏沐橙:“你看!晚上居然有星星!”苏沐橙很淡定:“哪天真没星星了你再这么激动好么?这会子要看不见星星对得起白天那蓝天白云么?”天气愈热,天空愈蓝,操场上的热浪就愈发明显,这是不争的事实。

 

 

楚云秀依稀记得几个月前x市的空气质量,旁边的土著同学李轩解释道:“x市冬天供暖任务重,况且别的省份风一吹霾就散,x市有秦岭挡着,别说吹散了,一聚就是一个西北的霾!每年都这样,习惯就好。”楚云秀心道这可不好习惯,又听见李轩接着说:“要么歌词都写‘一城文化,半城神仙’,挺形象的吧!不过我不成仙,当个小鬼也就够了······”

 

 

张新杰确实是尊神仙,楚云秀由衷觉得。

 

 

“还是尊专来收服楚云秀的神仙!”苏沐橙默默补充。能忍得了楚云秀那些稀奇古怪的比喻的人,大概也就只有张新杰了。

 

 

出于对星星的好奇,楚云秀每节下一晚的时候都要拉着苏沐橙往楼下走,她从没见过北方夜空里明亮的星斗,当然,连着两个星期把远处工地的一盏灯当成星星也就可以原谅了吧。开始是为了掩饰尴尬,后来是真的开始感兴趣——天空的颜色。但在楚云秀的看来只是墨水与水,唯一区别是天色到底像往墨水里掺水还是往水里掺墨水。

 

 

饶是苏沐橙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被她弄得有点烦,再下楼时一听见墨水与水就往楼上蹿,按这速度跑800一准得满分。

 

 

楚云秀不开心,楚云秀扭头向身后的张新杰诉苦。于是再下一晚的时候,是张新杰陪楚云秀下楼看星星的,不,是看星空。

 

 

苏沐橙看着两人走出教室,不知为何抱紧课本瑟瑟发抖。

 

 

楚云秀指着头顶那片天,“这个看起来像墨水里面加了水,颜色好深啊!再往东那片颜色就浅些,跟水里面刚掺了墨水还没来得及晕开一样!没有一片天染得很匀,墨水和水的比例都不太对······”

 

 

张新杰算是明白了苏沐橙的心情,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墨水、水、往水里掺墨水、往墨水里掺水······”上课还早,总不能撇下楚云秀自己跑了吧!张大仙毕竟是张大仙,他说楚云秀,我们试着自己调出想要的墨水与水的颜色吧!

 

 

“怎么弄?”楚云秀很感兴趣。

 

 

“我刚买了彩墨,鲶鱼午夜蓝,和夜空的颜色挺像,你可以试试。”

 

 

“好啊!”楚云秀拉着张新杰就往楼上跑。“是这个吗?蛮好看的吔!”

 

 

“嗯?是,还没开始用,你——”小心些三字还未出口,张新杰决定自己没有看到刚才发生的事情。

 

 

一手拿着墨水瓶,一手拧着瓶盖的楚云秀把墨水放在手边的课本上,忽然发现自己忘了拿滴管的她半个胳膊搭在书上,转身向张新杰要滴管。

 

 

楚云秀想要做实验的心情是如此急迫,以至于她转身时用力过猛后一胳膊肘撞翻了墨水瓶。

 

 

一瓶墨水就这样倒了半瓶:一半在桌子上,一般在前排趴着睡觉的李轩同学的白衬衫上。春困秋乏夏打盹,这盹打的真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李轩还睡着呢!

 

 

楚云秀不敢叫醒李轩,她可怜兮兮的拎着还没盖上盖子的半瓶墨水看向张新杰,据说不带眼镜三米开外人畜不分的张学霸摘下眼镜,叹了口气幽幽道:“没事,一瓶墨水而已,你······留着用吧!不用还我了。”说着还顺手扔给她一包纸,“先擦擦桌子,再擦擦李轩,算了,李轩那得用汽油洗。”

 

 

“哦,”楚云秀很听话的去收拾桌子,又戳戳李轩,“那个,不好意思啊,衣服脱一下。”李轩尚处在半睡半醒的混沌状态,“啥?”“麻烦把衣服脱下来!我······”“楚云秀我就穿了这一件你想干嘛!”李轩打了个哆嗦瞬间清醒。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怎么后背凉凉的?伸手一摸,“我靠这一身墨水怎么回事!”该来的总要来,楚云秀小心翼翼的回答:“那个······轩哥啊,我刚不小心把墨水弄倒了,所以你明天把衣服给我我帮你洗了吧!实在不好意思!”“哦。”这是什么态度?“轩哥你?”“没事的,回家我妈一洗就行了。”“李轩你脾气真好!李轩你是小天使!李轩你是大好人!不过胳膊上也溅了点儿墨水,不去洗一下吗?”“哦,那我去水房。”收到好人卡的李轩还是没什么反应。眯着眼睛晃晃悠悠去了水房,“真像只大猫。”楚云秀想。

 

 

苏沐橙直到上课铃响才回来,刚准备坐下来上自习的她被前桌李轩衣服背后的墨渍吓到了:一块跟笔记本差不多大的印子,旁边那块倒小些,不过也有文具盒那么大了,更别提那些大大小小的圆点子,要多醒目有多醒目!李轩胳膊上也青了一点,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也是洒上墨水了,应该是洗过了但又没洗干净。

 

 

“天啦!”苏沐橙问楚云秀,“我就十分钟不在,究竟发生了什么?”苏沐橙坐下来,“咦,秀秀你什么时候入的彩墨坑我怎么不知道?”说着,她拿起桌上的墨水瓶,愣了一下,“难道李轩的衣服是你的杰作!”

 

 

楚云秀尽可能简略的跟苏沐橙讲了事情的经过,听罢,苏沐橙一脸复杂的看着楚云秀,“秀秀啊,你说这是张新杰的墨水?而且他还没让你赔?”“嗯,一瓶墨水嘛,能有多贵?回头发零花钱了赔他就是啦。”“这不是零花钱能解决的问题啊!你一周的饭钱是100块对吧,当然,一般女孩吃得少,80就够了”。

 

 

“苏沐橙!”楚云秀恨恨地用笔敲自家闺蜜的脑袋,“有些话自己知道就好啊!”“对”,苏沐橙接她的话头,“所以你要知道,这一瓶墨水真抵你一周饭钱呢!”

 

 

呀,这下真糟了!“要怎么赔啊?做牛做马也换不来这么多钱呐!”“你身后那位还不舍得你做牛做马呢!”苏沐橙捂嘴偷笑。

 

 

而后面那位目击全程的张新杰同学此时想的却是“真要赔的话,就以身抵债吧!”

 

 

楚云秀开玩笑,“那我只能以身抵债喽!”

 

 

当然。